原标题:大豆补贴被贪 原来是个窝案

研究案情

逊克县是黑龙江省有名的大豆之乡,国家为鼓励农民种植大豆,向大豆种植农户提供目标价格补贴。2016年9月,逊克县检察院接到新河村群众举报,反映未享受到国家给予大豆目标价格补贴,称补贴可能被村主任刘铁柱和会计侵吞挪用。

暗度陈仓

套取大豆补贴款35万

接到举报,连局长汲万勤在内只有两人的逊克县检察院反贪局立刻全力投入初查。通过查阅相关大豆补贴文件,他俩得知国家给予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必须通过粮食补贴“一卡通”将补贴资金兑付给补贴对象。为获得这些补贴对象数据,同时为隐藏侦查方向,防止走漏风声,他俩以省市院预防部门要求建立职务犯罪数据库为由,调取了全县财政局发放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的明细表。

通过查询银行明细,进行有效分析,他们认为补贴款进到账户后立即全部取出的账户,应视为可疑账户,可能存在违法套取补贴的行为。经筛选,获得了新河村刘铁柱、刘欢迎、刘开华三人领取大豆补贴款的银行卡号。调取银行交易记录发现,刘欢迎、刘开华两人的大豆补贴款均为一名叫杨艳微的人领取,同时发现一个叫张贵香的和一个叫葛中军的大豆补贴款均为刘铁柱领取,于是杨艳微、张贵香、葛中军等人进入汲万勤视线。

为详细了解新河村村民的关系网和基本情况,汲万勤再次与举报人取得了联系,得知杨艳微系被调查人刘铁柱之妻;张贵香虽落户该村,但并不在该村居住,且在村里根本没有土地。而葛中军系刘铁柱姥爷,早在2014年就去世了。同时,举报人又提到刘铁柱上报的大豆种植面积表格中,还有四人非新河村村民。这些情况引起汲万勤的注意,他决定对新河村上报的大豆种植面积的人员及补贴情况进行全方位核查。通过核实,他发现情况果真如举报人所说,而且这些人的大豆补贴款均进入了刘铁柱手中,被套取的补贴款达到35万元之多。村主任刘铁柱、会计杨中会、杨艳微均有重大贪污嫌疑。

正当汲万勤准备正面接触刘铁柱展开调查时,刘铁柱和村书记王猛却不请自来,一起来到检察院,承认了曾经套取7万元大豆补贴款,但解释这些套取的补贴款全部用于村里修路建设。汲万勤一眼识破对方伎俩,知道两人已订好攻守同盟来应对检察机关调查。

见嫌疑人已被惊动,汲万勤决定事不宜迟,果断传唤,进行突破。考虑到涉案人员多,逊克县检察院侦查力量有限,在上报黑河市检察院后,市院派出一名副局长带队的办案组火速驰援逊克县检察院破案。2017年2月的一天,办案组分成四组,将刘铁柱、杨中会、杨艳微、王猛四人分别控制,几乎同时传唤到案,进行审讯。

各个击破

8人虚报大豆种植3019亩

刘铁柱到案后,拒不承认个人套取大豆补贴款的犯罪事实。办案组经研究后,决定避实击虚,各个击破。汲万勤先前了解到村支书王猛虽是刘铁柱亲戚,但对刘铁柱在日常村务管理中独断专行的做法早已心生芥蒂,于是决定利用两人之间的矛盾,突破此案。

果然,审讯过程中,当从办案人员口中得知刘铁柱套取补贴款数额远远超过其想象时,王猛立即摆出明哲保身姿态,他吐露实情:刘铁柱曾经找其商量,要其向检察机关谎称贪污的大豆补贴款用于修路,实际上该款已被刘铁柱花销。

紧接着,汲万勤将目标锁定在村会计杨中会身上。杨中会既是村会计,又是刘铁柱的岳父。办案人员利用侦查策略多方攻心,劝其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减轻女儿女婿的罪责。杨中会考虑良久,如实供述了村里未修路的事实;同时,还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杨中会不会制作表格,大豆种植面积表格均是女婿刘铁柱和女儿杨艳微所制作,村里的公章通常放在刘铁柱家中,村里一旦有事,就找杨艳微取用。汲万勤从上述情况研判出,杨艳微在丈夫刘铁柱套取补贴款中可能起了帮助作用。

依据上述事实,办案人员顺利拿下杨艳微。杨艳微承认曾经帮助丈夫刘铁柱制作大豆种植面积表格,伪造村民签字,并掌管着冒领人员的银行卡和存折。这些钱多数由其到银行取现,用于家庭花销。随着包围圈缩小,刘铁柱面对铁的证据,在权衡利害关系后,也承认了犯罪事实。

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2014年到2015年间,逊克县开始开展大豆目标价格改革试点工作,各村负责统计上报村民种植大豆的面积并进行公示,各乡负责核查汇总上报县统计局。刘铁柱、杨中会利用负责协助乡政府统计上报逊克县新兴乡新河村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的职务之便,刘铁柱伙同杨中会、杨艳微,以刘欢迎、刘开华等8人的名义虚报大豆种植面积3019亩,套取国家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37万余元。除刘铁柱从套取的补贴款中拿出6500元,用于支付新河村村民王某武2015年漏报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外,剩余补贴款全部用于个人家庭支出。

另外,刘铁柱交代,2015年夏,刘铁柱、杨中会利用负责统计上报新河村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的职务之便,帮助王猛虚报大豆种植面积197亩,王猛伙同刘铁柱、杨中会套取国家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款2.5万余元,该补贴被王猛据为己有。

乘胜追击

查处大豆补贴窝案6件13人

突破刘铁柱后,办案人员又引导其举报立功,获得法律从轻或减轻处理。刘铁柱向检察机关举报村书记王猛贪污国家救灾救济款的犯罪事实。

原来,2013年逊克县发生洪涝灾害,为帮助灾民恢复重建,当地政府对居住一年以上的受灾的农房按照受损程度发放救灾救济款,对于农户因洪涝灾害倒塌房屋每户补助2.9万元。当年10月,王猛作为村支书,在协助乡政府统计上报村里因洪灾损毁房屋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以其父亲名义,将自家多年不住并且未遭受洪灾的老房子,按有人居住且因洪灾倒塌的房屋申报到乡政府,骗得国家用救灾救济款盖的彩钢房一座,价值2.9万元。经审讯,王猛也如实交代了侵吞大豆补贴款及救灾房的犯罪事实。

今年6月下旬,逊克县法院以贪污罪分别判处刘铁柱、王猛、杨中会、杨艳微四人有期徒刑,适用缓刑。刘铁柱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25万元;杨中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罚金20万元;杨艳微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罚金20万元。王猛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罚金10万元。

查办完刘铁柱等人系列贪污案后,逊克县检察院并未就此罢手。分管副检察长李占领和二位手下爱将仔细分析案情后,认为四人贪污大豆补贴款如此轻而易举,与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工作人员监管不到位有很大关系,鉴于此种情况,让反渎部门介入继续查办,并上报市院。后在黑河市检察院支持下,该院一举查获该县奇克镇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李旭强(原新兴鄂伦春族乡副乡长)、新兴鄂伦春族乡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周长发玩忽职守,致使国家财产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的渎职犯罪事实。

针对涉农案件高发态势,黑河市检察机关以逊克县检察院查处大豆补贴窝案为契机,积极开展“小专项”行动,先后确定了征地补偿、农机补贴、危房改造、种植业保险、粮食直补、扶贫开发等多个涉农惠民领域为打击重点,进行专项清查工作,及时查处一批串案窝案,保障涉农政策、资金真正惠及广大农民。截至今年6月,仅大豆目标价格补贴领域窝案就查处6件13人。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国务院批复同意福建秀屿港口岸更名莆田港口岸并扩大对外开放

福建秀屿港口岸将更名为莆田港口岸。

莆田口岸扩大对外开放的申报工作,经莆田市委市政府5年多的积极努力,国务院日前批复福建省人民政府同意福建秀屿港口岸更名为莆田港口岸并扩大对外开放。

国务院批复文中,同意东吴港区和湄洲岛北部水域及其相关海岸线扩大对外开放,同意秀屿港口岸更名为莆田港口岸,并为莆田海关、莆田检验检疫局、莆田边检站和莆田海事局四个口岸查验单位共新增编制90名。批复要求莆田市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建设和完善口岸现场的查验通关生活办公、口岸无害化处理、船舶搜救及维修维护、防油防污、船舶安全通航等配套设施,并由海关总署组织相关部门验收合格。

莆田口岸扩大对外开放申报工作获得国务院同意批复,是莆田市对外开放、加快美丽莆田建设的一个重要成果,也是莆田市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的结晶。这对于莆田市进一步发展临港工业产业和口岸港口经济,发挥我市优越港口条件,推动跨省跨市区域经济联动,弘扬妈祖文化,都具有重要深远的意义。

来源:湄洲日报、莆田市政府网站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孙政才活生生地上演了这一幕,真是令人痛心。

新华社24日发布消息,鉴于孙政才同志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24日下午消息传出,舆论的第一反应是:靴子落地了。

孙政才于本月15日被宣布不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由原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接任该职务。当时舆论就怀疑孙政才“可能出事了”。人们注意到,中央巡视组2013年对重庆的巡视和2016年底至今年初对重庆的“回头看”都指出了颇为严重的问题,因此当孙政才接受组织调查的进一步消息昨天传出时,舆论已不觉意外。

孙政才是十八大以来第一名落马的现任政治局委员,他在高级干部中一直以年轻著称,仕途一帆风顺,几乎没经历过挫折。他很可能成也顺利,败也顺利。他显然没有驾驭好手中的权力,没有控制住私欲的膨胀。

中国的反腐败已经形成极高的权威,那就是,在党纪面前,所有党员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所有公民一律平等。如果一个人触犯了党纪国法,无论他的职务有多高,权力有多大,都要被绳之以党纪国法。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年极少数高级干部自恃位高权重,对党纪国法权威的认识低于了很多普通中共党员的水平。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孙政才活生生地上演了这一幕,真是令人痛心。如果他身居高位仍不忘初心,坚持夙夜在公,始终把权力看成党和人民交给他的责任,做真正的人民公仆,他就决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人生大逆转。

今天不是从前了,党对待干部的态度早已规制化,风清气正的人永远都是安全的,有重大问题,各种排查机制也一定会予以发现。党鼓励、号召干部们出于公心认真履职,大胆工作,并且强调容错。同时,巡视工作毫不放松,一个案子如果出现其他人违纪的重大线索也不会捂着,群众举报同样是达摩克利斯剑。这是一个好干部奋发作为的时代,想谋私利的人,就请不要当官。

现在尚不清楚孙政才都违了哪些纪,以及是否触犯了国法。但是可以想见,他的问题应该非常严重。否则中央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对他进行调查的决定。

新华社的消息对孙政才仍然以“同志”相称,这是中央在事情没有彻底调查清楚之前,对孙的声誉负责任的表现。我们相信党中央和中纪委一定会审慎处理孙的案件,决不会对他有任何冤枉,也决不会对查出的问题予以姑息。

一名现任政治局委员落马,会形成一定冲击,但是我们坚信,中国经过这些年的不断改革,政治框架和社会框架都变得空前稳定,孙落马的冲击只是相对的,不可能真的撼动什么。

由于上述对落马干部负责等原因,纪检部门公布相关调查信息的速度往往跟不上互联网时代舆论的期待,孙的情况应当也是这样。我们呼吁,在孙的问题仍处于调查期间,舆论应保持耐心。让我们大家一起拒绝传言,我们应当只相信中纪委的调查,只听党中央在调查结果基础上所做的最终结论。

我们常说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中央的要求上来。这是因为党中央真正为国家好,全心全意带领人民前进。在重大问题上统一认识,是中国社会走向胜利的最短距离和最低成本,也是国家不走弯路的重大保障。相信党,跟党走,在众声喧哗的互联网及全球化时代,这一点尤其需要铭记。

(本文为环球时报今日社评,原标题为“孙政才被查,党纪国法不会向重权折腰”)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漫画配图:老妈,拿点钱给我嘛,我实在撑不住了!

原标题: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子

64岁的陈芳,举手投足间透着同龄人没有的干练,却掩饰不住眼中的一丝疲惫和酸楚。

人生最好的21年,儿子却在“吸毒、戒毒、复吸、再戒毒”的恶性循环中度过,陈芳也咬着牙陪着儿子一路扛过来。

现在,面对再次复吸的儿子,深感无力的陈芳不得不向外界寻求帮助,“谁能帮我救救他?!”

晴天霹雳

吸毒时,爱唱歌的儿子才16岁

我们的见面地点,约在一个咖啡馆里,陈芳喜欢那里的安静。

中午离开家之前,陈芳和前夫刚刚给儿子做了尿检。结果让她很失望,面对一周前赌咒发誓不再碰毒品的儿子,陈芳狠心下了驱逐令,“戒不掉,你就搬出去,不要住家里了。”

陈芳的嘴角抽动了几下,低下头看着面前的咖啡杯,沉默起来。

她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幸福家庭。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陈芳是最早一批下海经商者,生意做得很不错。“每天早出晚归,除了生意还是生意。”那个时候,儿子乖巧可人,在外地跟着别人学唱歌,“唱得可好了。”

正当生意风生水起的时候,陈芳发现儿子变了。“孩子明显瘦了,生活习惯也完全改变了,晚上不睡觉,白天起不来。”但陈芳怎么都没想到孩子会吸毒。

直到发现儿子屁股上的一些脓包,陈芳才起了疑。此时,要账的人也找上门来。一再追问下,儿子承认,自己吸毒已经有一年多了。

吸毒时,这个酷爱唱歌的儿子才16岁。

“晴天霹雳,气得不行。”陈芳扶着额头,顿了顿。

愤怒又自责的陈芳把儿子送进了戒毒所。此后,儿子被强制戒毒多次,每次一回到原来的生活圈子,又开始复吸,之后又戒毒……周而复始,始终没有彻底摆脱毒品。

跟踪取证

时常担心出去了会回不来

为了让儿子戒毒,陈芳想了无数的办法。

她曾经把儿子关在家里,毒瘾发作时,和亲戚一起把他捆住,用毛巾塞嘴,怕惊动了左邻右舍。

她曾数次乔装打扮,跟踪儿子进行“侦查”取证。2011年冬天,陈芳悄悄跟踪了儿子2个月,终于摸清了他买毒、吸毒的窝点,写了举报材料寄给公安局。

不久,警方严打,儿子也在吸毒现场被抓,被送进了戒毒所,又开始了2年的强制戒毒。

“有一次,我跟踪他到了南岸一个医院附近的小巷子里,发现他正在跟两个人交易毒品。我还没来得及有什么举动就被其中一个人发现了,那人吼了一声,儿子慌慌张张地跑了,那两个人推搡着我,见我狠狠摔在地上也跑了。”

陈芳说她吓傻了,可事后却有些庆幸,还好巷子外面人比较多,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险情在陈芳“侦查”时常常发生,即使她每次出门都会小心地变换着装,裹着大衣,包着围巾,或者打着伞。

“我不是不怕,也担心出去了会不会回不来,可我还能怎么办?怎么办?”陈芳说,除了让儿子关在戒毒所里,她已经想不到其它更好的法子。

几近崩溃

面对复吸的儿子,她气得要跳楼

陈芳也实行过经济控制,不给他钱,儿子就拿着家里的东西去当铺抵押,“可我更怕他破罐子破摔,去偷去抢!那就是祸害别人了!”

事实上,儿子确实有一次因为要不着钱,跟着其他人一起去偷东西,虽然后来由于证据不足被释放,但陈芳心里还是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陈芳更害怕儿子干出其他过激的行为来。

曾经有一段时间,陈芳带着儿子一起到外地开餐馆,希望远离儿子身边的毒友。结果,儿子不时偷跑回重庆,半年过后,陈芳不得不匆忙结束生意回到重庆。

“眼神游离不定,脸色黄中泛青、又干又涩,没有一点光泽。”多年的“斗争”让陈芳成为了半个专家,“有时候他表面答应戒毒,其实没有戒。观其言,察其行,他的每一个细微的举止都瞒不过我的眼睛。一看他的表现,我就能准确判断出他是否吸过毒。”

自从儿子开始吸毒,家成了硝烟迷漫的战场,一触即发。

20多天前,陈芳刚到家,儿子就嬉皮笑脸地伸手要钱,看着明显是刚注射完毒品有些兴奋的儿子,想到几天前他口口声声的保证,陈芳觉得自己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

“我当时连喉咙都充血了,想着真没有指望了,就冲到了阳台,想要直接从楼上跳下去,死了就清净了。”陈芳说,自己那一刻的精神几乎完全崩溃。

儿子也被陈芳爆发出的怒火与绝望吓住,他赶紧跳到阳台,半抱半拖把陈芳带回了室内,也顾不上要钱,跑出了家,在外面呆了10多天才回家。

可是,儿子回来了,问题依旧。

花甲创业

趁着自己还能干,给儿子留条后路

虽然心里对儿子憋着一股火,但陈芳不得不为儿子的未来考虑。

“我60多岁了,停了生意好几年,自己靠着存款和退休金也能过,可他怎么办呢?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文凭,我得趁着自己还能干,给他留条路吧!”抱着这样的念头,几年来,陈芳不顾亲友的反对,拿着多年的积蓄开始了她的又一次创业。

花甲之年再创业并不顺利,销售渠道打不开,产品卖不出去,想要加大推广力度,资金又成问题。她焦头烂额地处理生意上的问题时,与她相濡以沫近10年的老伴又在去年因病去世。

陈芳跟老伴的感情很好。“为了儿子,90年代离婚后我就一直单着。直到遇上我老伴,对我太好了,对孩子也好,我们才走到了一起。他最后的日子里,最放不下的也是我。”陈芳的眼眶泛红。

“去世前,他说话都困难了,却特意向戒毒所申请让孩子回来一趟,在病床上反复嘱咐孩子要心疼妈妈,好好戒毒,好好生活。”

儿子看着在最后时刻还牵挂着他的叔叔和突然间苍老许多的妈妈,似乎深受触动,哭着向叔叔和妈妈保证,“以后再也不沾毒了,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早点出来陪伴妈妈,做个争气的人。”

回到戒毒所,在每周两次的电话里,儿子也反复保证这次一定会彻底戒掉,陪妈妈好好生活,还安慰鼓励妈妈早点走出叔叔离世的阴影。

母亲悲鸣

他走在悬崖边,不忍心看他跳下去

在老伴去世后那段最难熬的日子里,是振作起来的儿子支撑她走了过来。陈芳说,今年初儿子从戒毒所出来了,看着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她终于长舒一口气,觉得安稳日子总算有着落了。

陈芳的舒心日子仅仅维持了一个星期。

那晚,她从厂里回家时,儿子正懒懒地躺在沙发上,飘忽的眼神、暗淡的肤色、无力的状态……儿子又复吸了!

陈芳觉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冻住了,猛上心头的愤怒、心冷与绝望让她几乎站不住,却强撑着大声质问儿子。

儿子不肯承认,强辩一番后跑了出去,直到花光了身上的钱,甚至当掉新买的手机才回家。又开始了伸手要钱,昼伏夜出的“瘾君子”生活。

“好多回,半夜见他吸毒回来,我的心像刀割一样,想着干脆一刀捅死他!”陈芳有些哽咽,“我也想拉着他去跳嘉陵江,跟他说,妈妈没教好你,妈妈陪你一起死,也比窝窝囊囊地活着好!”

软的硬的,什么招都用尽了,儿子依旧深陷毒潭。

“儿子之前有一个相恋了10多年的女朋友,在他几次被强制戒毒的时候都不离不弃地鼓励他,可是几年前也终于对他失望了。”陈芳说,女友的离开让儿子很痛苦,可他依然不愿意清醒,甚至说自己已经“爱无力了”,而毒品甚至成了口中的慰藉。

陈芳有时候觉得活得太累了,也想随他去吧,让他自生自灭,自己也能过几年安生日子。“可如果我放弃,一是害了他,二是危害了社会。我唯一的孩子,在清醒的时候也孝顺体贴,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在悬崖边上,能忍心看他跳下去吗?”

21年的“逼”儿戒毒路,陈芳走得太苦太累,甚至失去了方向,可是她仍然不敢停,也不能停。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儿子!”这是一个母亲最无奈的悲鸣。(应当事人要求,陈芳为化名)

首席记者 林祺 实习生 夏小淇

人命关天,情况紧急,中日双方都积极搜救,确实展现出了人道主义的精神,值得充分肯定。

因各人底线不同,或者说,对世界的认知与自我的期许不同,故而对妥协或苟且的定性则有异。

有几千年历史的天皇,如何适应现代社会?而对“万世一系”的天皇制习以为常的日本社会又是否要顺应时代,接受天皇制的改革呢?

(原标题:争勇斗狠不是武术“打假”)

近日,网上一段不到一分钟的比武对打视频引起广泛关注,对阵双方是号称“雷公太极”的太极拳师魏雷与号称“中国综合格斗MMA第一人”的徐晓冬。视频中,仅用时约20秒,徐晓冬就将对手击倒,魏雷被打得脸部出血。双方此前声明,比赛中不戴任何护具,允许“踢裆插眼”等行为。一战成名后,以“打假”自居的徐晓冬宣称将向更多的武师挑战,崆峒派、太极派、武当派、咏春派等传统武术派纷纷向其下战书。

有网友说,徐晓冬和魏雷的“约战”有竞技体育行为的色彩。实际上,这种行为违背了体育所坚持的科学文明的原则,同时与竞技体育的组织性和规范性特征不符。虽然有消息称,徐晓冬和当时的“裁判”事后都不认为这是打架斗殴,觉得“合理合法”“只是一场普通的内部组织切磋赛”。但笔者认为,视频中所反映的行为就是普通的约架或者斗殴,只不过受关注程度比较高罢了,当事人争勇斗狠的行为可能已经触犯法律。

首先,涉嫌侵犯人身权利,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该法规定对殴打他人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应视情节处以罚款、拘留或两者并用。即使一方自愿被打或者双方有着“死伤由命”的约定,也不能因此而免责。同时,也可能涉嫌违反刑法,前提是约架的行为达到一定程度,后果或情节“严重”。结合视频来看,如果魏雷所受的伤属于轻微伤,则可对徐晓冬适用治安管理处罚,若其所受的伤达到轻伤以上,则应追究徐晓冬的刑事责任。

再者,涉嫌违反侵权责任法。这方面主要包括两点。第一,约架行为直接造成了侵犯人身权利的后果,具体体现在(生命)健康权上。也就是说,虽然在约架中赢了,徐晓冬应该以低姿态给对方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甚至还应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但事实上两人在约架后,尤其是徐晓冬公开喊话传统武术门派,表示接受各门派掌门人的挑战,两人都把注意力和目光放到侵权责任之外的地方了。第二,约架的过程也涉嫌对相关武术人士名誉权的侵犯。徐晓冬长期以来都宣称自己是武术“打假”,但稍微想一下就会明白,徐晓冬已经打倒或未来可能打倒的都是个人,也只能说明被打倒的人“打不过你”。就像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所提到的华山论剑一样,每届华山论剑的冠军不会去诋毁别的武功门派掌门人的修为是假的,败阵一方无非是“所学不精、技不如人”而已。说别人的武功假可以,但要有真凭实据,可以通过科学严谨的实证分析,而不是手段本身违法的经验主义。

除此之外,将争勇斗狠的视频发布到互联网上、安排直播的行为同样不当、违反公序良俗且有炒作之嫌。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毫无底线的“自由”便会让其变成“潘多拉魔盒”。或许徐晓冬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视频或直播可能让网民尤其是青少年网民血脉偾张,但也有可能被广大网民效仿。

也许有人会问,以双方的身份为前提,正常的切磋交流的方式应该是什么?按照我国武术运动管理的相关规定及一般竞赛规程,自由搏击比赛对于竞赛规则、注册运动员身份、重量级别等都有详细的要求。目前来看,双方要通过合法公开途径、在自由搏击比赛中携手亮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身份、领域、规则等诸多限制让目前徐晓冬与武术人士的“叫阵”如同“关公战秦琼”,不合逻辑、生拉硬套。总之,这样的闹剧应尽早结束。动机单纯、心平气和、点到为止的切磋交流才是正道。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作者:孟洋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华宇平台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